<div id="2eiek"><wbr id="2eiek"></wbr></div><small id="2eiek"><wbr id="2eiek"></wbr></small>
<small id="2eiek"><wbr id="2eiek"></wbr></small>
<div id="2eiek"><button id="2eiek"></button></div><div id="2eiek"><button id="2eiek"></button></div>
<div id="2eiek"><wbr id="2eiek"></wbr></div><div id="2eiek"></div>
<xmp id="2eiek"><div id="2eiek"></div>
正在閱讀:

馬亮:人們躲在圖書館“假裝”上班,政府可以做什么?

掃一掃下載界面新聞APP

馬亮:人們躲在圖書館“假裝”上班,政府可以做什么?

這個社會群體需要社會關愛,也需要政府幫扶。

2024年1月6日,杭州,面向公眾重新開放的浙江圖書館大學。來源:視覺中國

文丨馬亮(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公共管理學院教授。)

近日,有媒體報道不少失業人員躲進圖書館“偽裝”上班,而他們的遭際也受到社會關注。在經濟下行壓力下,一些企業裁員降薪,使不少人失業并面臨再就業難題。圖書館為他們提供了短暫休整的空間,但是也要關注如何為他們提供更好的公共服務。

之所以一些人失業后不敢和家人坦誠,主要是擔心家人不理解。不少人是家庭收入的主要依靠,當“頂梁柱”因為失業而可能無法承擔房貸、養育子女等的經濟壓力時,逃入圖書館“假裝”上班就成了一個選擇。日本電影《東京奏鳴曲》,就講述了類似的故事。人們遁入圖書館,就是不希望親人知道后帶來煩惱,也不希望他們的痛苦被戳穿。

比如,有失業人員主動“裸辭”,卻沒想到那么難找工作。特別是人到中年而選擇辭職,父母與配偶往往無法理解你為什么離職。他們擔心在家被人嫌棄,就到圖書館假裝上班。這些人在圖書館投簡歷、看書、散心,直到找到新工作。

當然,更多人是被企業裁員而選擇進入圖書館的。失業、降薪等人生遭遇帶來的困難、困惑與困擾,讓他們自己無法接受,也擔心家人無法理解。他們希望利用這個空閑時間,在圖書館這樣的公共場所調整心情、充電、換賽道和找工作。

可以預見的是,這或許不是短暫和少數人可能面臨的問題,而會是不少人在可見的未來會遇到的事件。這需要每個人有所準備和適應變化,也需要全社會特別是政府部門加強幫扶。

毫無疑問,這個社會群體需要社會關愛,也需要政府幫扶。一方面,他們“偽裝”上班是善意的謊言,需要得到家人的理解與支持。另一方面,社會的包容與幫助也至關重要。

每個人都要迎接和適應工作新常態

從個體角度而言,每個人都需要擁有強烈的危機意識,認識到當前和未來的工作形態會是更為多元和動蕩的。幾乎沒有人可以一輩子只進一個工作單位,只做一份工作。所以,更換工作和再就業是幾乎所有人在其一生都會遇到和發生的事件。

從用人單位的角度來說,要轉變招聘理念,允許乃至鼓勵求職者一段時間的失業或待業狀態。不少大學畢業生選擇Gap一年,希望可以找到自己心儀的職業發展方向。對于失業后再就業的人群,也應提供這樣的自由空間,使他們通過調整來重新適應新工作和新生活。

當你要主動辭職時,不要一時沖動而不計后果,而要做好萬全而充分的準備。比如,可以與家人提前溝通,爭取他們尊重和支持你的個人選擇。再如,做好家庭收入籌劃,調整消費水平,適應短暫失業可能帶來的收入減少和消費降級。

當失業來臨時,每個人都要允許自己停下來,允許職場旅程可以暫時中斷,以方便有時間調整自己。有時候,人們只有空閑下來,才有可能“柳暗花明又一村”,為走好下一步充電蓄能。

當失業發生在自己身上時,人們往往會歸因,要么是內因,要么是外因。不少人懷疑是自己的能力不足,所以會自怨自艾。此時不要怪罪自己,而要認識到這是大環境使然。人生就是波浪起伏,有時起有時落,所以要在心理上爭取與自己和解。

很多人忙于工作,甚至忘了生活本來應有的樣子。當人們失業后進入圖書館,才發現原來生活很美好。圖書館里是一幅眾生相,可以讓你接地氣地重新打量和審視周遭的世界。當然,可以設定一個截止日期,讓自己有一定的緊迫感,不至于太過放空。

人們懷念過去經濟高速增長和社會瞬息萬變的年代,但是也要迎接和適應未來經濟增速趨緩和社會節奏變慢的時代。隨著人工智能等技術突飛猛進的發展,人們的工作也在面臨機器換人的危機和人機協同的希望。

這就要求每個人都要樹立終身教育的理念,通過持續不斷的培訓和學習來提升自我。人們不能等到失業了才去圖書館,而是要日常生活中就經常光顧圖書館,汲取知識和增長技能。

與此同時,在工作轉換時期,特別要做好個人保障工作。比如,失業期間可以申請失業保險,個人應繳納醫療保險,避免空窗期發生意外而得不到有效保障。

政府部門和公共服務機構可以做什么?

面對躲進圖書館的失業人員,政府部門可以做什么?毫無疑問,政府部門可以有所作為,也應該伸出援手。至關重要的是,政府部門應多措并舉,加大力度改善經濟發展狀況,創造更多更好的就業機會,讓人們對未來充滿信心。

與此同時,人社等部門能夠提供更多就業服務,為求職人員對接求職服務,為待業人員提供零工機會。除了圖書館可以就近服務失業人員,政務服務大廳等公共空間也可以轉型成為就業中心,為人們提供更多針對性服務。

在數字時代,圖書館面臨嚴峻挑戰,因為到圖書館讀書的人越來越少。許多人選擇電子書,習慣于碎片化的移動閱讀。我們不希望圖書館幫助人們“偽裝”上班,圖書館也沒有這樣的功能定位。但是,為了這些“善意的謊言”,圖書館可以做得更好,也會迎來新發展機遇。

當失業人員走入圖書館時,他們不是謀求避難所,而是希望尋找避風港。圖書館可以成為再就業人員再出發的加油站,成為他們釋放情緒壓力的減壓閥。

躲在圖書館的人們希望可以有更多座位、儲存室、充電插座、微波爐、飯堂等公共設施,方便人們在圖書館學習和休息,避免搶座位、搶電源、搶空間等煩惱。

除了改善硬件條件,圖書館還可以優化軟件服務。比如,圖書館可以為這些人對接就業培訓與指導,開設相關講座,提供心理輔導,組織互助沙龍或俱樂部。

這個時代的最大矛盾,是一些人想慢卻慢不下來,快得像飛速旋轉的陀螺,不斷制造和卷入“內卷”狀態。另一些人不想慢卻要慢下來,甚至是戛然而止,并讓自己猝不及防。

跳出圖書館擠滿求職人員的事件本身,我們要反思當下和未來的社會走向。如何讓這個社會走向一個正常的狀態,讓每一個人都有一個正常的節奏,可能是更為重要的課題。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責編郵箱:yanguihua@jiemian.com。)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評論

暫無評論哦,快來評價一下吧!

下載界面新聞

微信公眾號

微博

馬亮:人們躲在圖書館“假裝”上班,政府可以做什么?

這個社會群體需要社會關愛,也需要政府幫扶。

2024年1月6日,杭州,面向公眾重新開放的浙江圖書館大學。來源:視覺中國

文丨馬亮(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公共管理學院教授。)

近日,有媒體報道不少失業人員躲進圖書館“偽裝”上班,而他們的遭際也受到社會關注。在經濟下行壓力下,一些企業裁員降薪,使不少人失業并面臨再就業難題。圖書館為他們提供了短暫休整的空間,但是也要關注如何為他們提供更好的公共服務。

之所以一些人失業后不敢和家人坦誠,主要是擔心家人不理解。不少人是家庭收入的主要依靠,當“頂梁柱”因為失業而可能無法承擔房貸、養育子女等的經濟壓力時,逃入圖書館“假裝”上班就成了一個選擇。日本電影《東京奏鳴曲》,就講述了類似的故事。人們遁入圖書館,就是不希望親人知道后帶來煩惱,也不希望他們的痛苦被戳穿。

比如,有失業人員主動“裸辭”,卻沒想到那么難找工作。特別是人到中年而選擇辭職,父母與配偶往往無法理解你為什么離職。他們擔心在家被人嫌棄,就到圖書館假裝上班。這些人在圖書館投簡歷、看書、散心,直到找到新工作。

當然,更多人是被企業裁員而選擇進入圖書館的。失業、降薪等人生遭遇帶來的困難、困惑與困擾,讓他們自己無法接受,也擔心家人無法理解。他們希望利用這個空閑時間,在圖書館這樣的公共場所調整心情、充電、換賽道和找工作。

可以預見的是,這或許不是短暫和少數人可能面臨的問題,而會是不少人在可見的未來會遇到的事件。這需要每個人有所準備和適應變化,也需要全社會特別是政府部門加強幫扶。

毫無疑問,這個社會群體需要社會關愛,也需要政府幫扶。一方面,他們“偽裝”上班是善意的謊言,需要得到家人的理解與支持。另一方面,社會的包容與幫助也至關重要。

每個人都要迎接和適應工作新常態

從個體角度而言,每個人都需要擁有強烈的危機意識,認識到當前和未來的工作形態會是更為多元和動蕩的。幾乎沒有人可以一輩子只進一個工作單位,只做一份工作。所以,更換工作和再就業是幾乎所有人在其一生都會遇到和發生的事件。

從用人單位的角度來說,要轉變招聘理念,允許乃至鼓勵求職者一段時間的失業或待業狀態。不少大學畢業生選擇Gap一年,希望可以找到自己心儀的職業發展方向。對于失業后再就業的人群,也應提供這樣的自由空間,使他們通過調整來重新適應新工作和新生活。

當你要主動辭職時,不要一時沖動而不計后果,而要做好萬全而充分的準備。比如,可以與家人提前溝通,爭取他們尊重和支持你的個人選擇。再如,做好家庭收入籌劃,調整消費水平,適應短暫失業可能帶來的收入減少和消費降級。

當失業來臨時,每個人都要允許自己停下來,允許職場旅程可以暫時中斷,以方便有時間調整自己。有時候,人們只有空閑下來,才有可能“柳暗花明又一村”,為走好下一步充電蓄能。

當失業發生在自己身上時,人們往往會歸因,要么是內因,要么是外因。不少人懷疑是自己的能力不足,所以會自怨自艾。此時不要怪罪自己,而要認識到這是大環境使然。人生就是波浪起伏,有時起有時落,所以要在心理上爭取與自己和解。

很多人忙于工作,甚至忘了生活本來應有的樣子。當人們失業后進入圖書館,才發現原來生活很美好。圖書館里是一幅眾生相,可以讓你接地氣地重新打量和審視周遭的世界。當然,可以設定一個截止日期,讓自己有一定的緊迫感,不至于太過放空。

人們懷念過去經濟高速增長和社會瞬息萬變的年代,但是也要迎接和適應未來經濟增速趨緩和社會節奏變慢的時代。隨著人工智能等技術突飛猛進的發展,人們的工作也在面臨機器換人的危機和人機協同的希望。

這就要求每個人都要樹立終身教育的理念,通過持續不斷的培訓和學習來提升自我。人們不能等到失業了才去圖書館,而是要日常生活中就經常光顧圖書館,汲取知識和增長技能。

與此同時,在工作轉換時期,特別要做好個人保障工作。比如,失業期間可以申請失業保險,個人應繳納醫療保險,避免空窗期發生意外而得不到有效保障。

政府部門和公共服務機構可以做什么?

面對躲進圖書館的失業人員,政府部門可以做什么?毫無疑問,政府部門可以有所作為,也應該伸出援手。至關重要的是,政府部門應多措并舉,加大力度改善經濟發展狀況,創造更多更好的就業機會,讓人們對未來充滿信心。

與此同時,人社等部門能夠提供更多就業服務,為求職人員對接求職服務,為待業人員提供零工機會。除了圖書館可以就近服務失業人員,政務服務大廳等公共空間也可以轉型成為就業中心,為人們提供更多針對性服務。

在數字時代,圖書館面臨嚴峻挑戰,因為到圖書館讀書的人越來越少。許多人選擇電子書,習慣于碎片化的移動閱讀。我們不希望圖書館幫助人們“偽裝”上班,圖書館也沒有這樣的功能定位。但是,為了這些“善意的謊言”,圖書館可以做得更好,也會迎來新發展機遇。

當失業人員走入圖書館時,他們不是謀求避難所,而是希望尋找避風港。圖書館可以成為再就業人員再出發的加油站,成為他們釋放情緒壓力的減壓閥。

躲在圖書館的人們希望可以有更多座位、儲存室、充電插座、微波爐、飯堂等公共設施,方便人們在圖書館學習和休息,避免搶座位、搶電源、搶空間等煩惱。

除了改善硬件條件,圖書館還可以優化軟件服務。比如,圖書館可以為這些人對接就業培訓與指導,開設相關講座,提供心理輔導,組織互助沙龍或俱樂部。

這個時代的最大矛盾,是一些人想慢卻慢不下來,快得像飛速旋轉的陀螺,不斷制造和卷入“內卷”狀態。另一些人不想慢卻要慢下來,甚至是戛然而止,并讓自己猝不及防。

跳出圖書館擠滿求職人員的事件本身,我們要反思當下和未來的社會走向。如何讓這個社會走向一個正常的狀態,讓每一個人都有一個正常的節奏,可能是更為重要的課題。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責編郵箱:yanguihua@jiemian.com。)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国产一区二乱码区在线欧洲-亚洲综合激情另类专区-久久国产一级乱子伦精品-国产一级片精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