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2eiek"><wbr id="2eiek"></wbr></div><small id="2eiek"><wbr id="2eiek"></wbr></small>
<small id="2eiek"><wbr id="2eiek"></wbr></small>
<div id="2eiek"><button id="2eiek"></button></div><div id="2eiek"><button id="2eiek"></button></div>
<div id="2eiek"><wbr id="2eiek"></wbr></div><div id="2eiek"></div>
<xmp id="2eiek"><div id="2eiek"></div>
正在閱讀:

抗議浪潮為何席卷歐盟“穩定之錨”德國?

掃一掃下載界面新聞APP

抗議浪潮為何席卷歐盟“穩定之錨”德國?

“支持AfD的選民并非全都是右翼極端分子,但他們都非常沮喪和失望?!?/p>

2024年1月21日,德國柏林,民眾在國會大廈前舉行反右翼示威。圖源:視覺中國

界面新聞記者 | 劉子象

界面新聞編輯 | 劉海川

素有歐盟“穩定之錨”之稱的德國正被一場史無前例的反右翼抗議運動主導。

德國rlt/ntv本周公布的最新調查顯示,目前德國民眾眼中的頭等大事是反右翼極端主義的全國抗議,占31%。其次是烏克蘭戰爭(27%)和中東沖突(25%)。調查時間段為1月23日- 29日。

半個多月以來,已經有數百萬人走上德國街頭,表達對右翼極端主義的反對。據德國內政部數據,僅在上周末,就有約90萬人參加。截至發稿,在社交媒體的抗議組織群組中,仍不斷有人發布和詢問自己所在城市抗議活動的時間和地點,群組管理員更是呼吁要將抗議持續到今年年底。

北京外國語大學國際關系學院教授王朔對界面新聞表示,除了社會主流民意的作用,如此大規模的反極右浪潮也離不開德國主流政黨的背后推動,他預計抗議還會持續一段時間。

德國RND新聞根據警方數據繪制的1月12日-31日期間,全德的反右翼抗議地圖。

這波抗議浪潮的導火索是一篇調查報道。1月10日,德國調查機構Corretiv披露,2023年11月25日德國和奧地利的部分激進分子在波茨坦一家酒店舉行了秘密會議,討論驅逐數百萬有移民背景的人的計劃。涉及的目標群體包括:尋求庇護者、有權居留的外國人和“未同化的德國公民”。德國選擇黨(AfD)部分重要成員,以及反對黨基民盟的部分極右成員被爆參與了會議。

這篇文章堪比原子彈,引爆了背負納粹歷史包袱的德國輿論。德國內政部長將其比作二戰時期納粹德國討論滅絕歐洲猶太人的“萬湖會議”。

“AfD的所謂計劃與我欣賞的德國開放、多元和包容的社會價值觀相悖?!?0歲的巴基斯坦裔德國人Henry對界面新聞說,但是“作為一個既親身經歷過種族主義,又觀察過德國政治格局發展的人”,他認為當前形勢既值得擔憂,也也樂觀的理由。

30年前,尚在襁褓中的Henry跟隨家人移民德國,他在這里長大、讀書,如今擁有自己的公司。令他擔憂的是,AfD這樣的極右政黨和右翼民粹主義越來越受歡迎。他感受到了近年來德國對外來移民的態度發生了變化。

默克爾執政后期的德國出現了歡迎移民的文化浪潮,這在2015年難民危機期間尤為明顯,當時德國力排眾議接納了幾百萬難民?!癢ir schaffen das!”(我們做得到)是默克爾當時的一句名言。這聽起來既像給外界信心,也像為自己打氣。

“在這一時期,許多德國人愿意堅持人道主義價值觀,愿意幫助別人,大量公民組織和協會也積極參與到難民援助和融合工作中,”Henry說,“時至今日,情況依然如此?!?/p>

但他同時并不諱言這股浪潮也為德國社會帶來了挑戰和緊張因素,它正引發一場關于移民、融合和國家認同的激烈辯論,而這為AfD這樣的右翼民粹政黨的崛起提供了機會,他們主張更嚴格的移民政策,有時還持仇外立場,由此吸引了一部分選民。

更令一部分人士擔憂的是,最近AfD開始全力支持德國農民反對補貼削減的抗議活動,引發了人們對該黨可能利用這一爆炸性局勢謀取政治利益的擔憂。

然而,AfD可以利用的政治風口又豈止這一個?有德國媒體指出,高能源價格,停滯的經濟增長,持續高水平的移民以及新移民融合失敗等問題都可能充當極右政黨生長的養料。

AfD確實也一直乘勢而上。在2023年7月以來的多個民調中,這個極右翼政黨在全德范圍內均以20%以上的支持率位居第二,高于2021年上次大選時的10.3%。而在德國東部的3個州,其支持率甚至超過30%。

去年12月,AfD首次贏得市長職位,掌管Pirna這個薩克森州東部、與捷克接壤的一個不到4萬居民的小城。時間再往前6個月,該黨還首次贏得了東部圖林根州索內貝格的區議會選舉。東部3個州將于今年9月舉行州議會選舉,外界普遍AfD將在這一大本營掌握更多政治權力。

“AfD已經在市一級層面實際執政,未來進入州議會,甚至進入聯邦政府,都有可能?!蓖跛穼缑嫘侣務f,這首先帶來的一個重要影響,是將打破二戰后維持至今的穩定的政治局面。極右勢力的崛起會極大削弱德國傳統的中左/中右的政治格局,進一步削弱共識、加劇政治碎片化。

長期以來德國一直被視為“穩定”和“秩序”的象征,“穩定之錨”若陷入動蕩,對歐洲來說也將是個壞消息。王朔指出,德國和法國是歐洲一體化的核心,也是事實上的領導者?!叭绻麡O右政黨參與更多執政,或會影響德國對歐洲一體化的態度,這也對整個歐洲的前景增加了不確定性?!?/p>

“如果歐盟不糾正其弱點,以及成員國不能成為主權國家,我們將效仿英國,就德國脫歐(Dexit)進行公投,”AfD黨魁魏德爾上月底拋出這個言論。這并不意外,2013年2月,正是幾個反對歐元的德國經濟學家創建了AfD。

雖然極右或民粹政黨在歐洲政壇仍然是禁忌,但禁忌正不斷被打破。極右翼政黨已經在德國南部的意大利率先上臺,總理梅洛尼領導的意大利兄弟黨處于政治光譜的最右端。稍早前,打著反伊斯蘭旗號的荷蘭自由黨大獲全勝,成為議會第一大黨。而法國極右翼“國民聯盟”黨領導人勒龐也正在蓄力,“2027年法國大選會不會選出一個極右總統?”

德國只是正面臨內外挑戰的歐洲層面的一個縮影。王朔表示,俄烏沖突未平,紅海危機又起,這對于外向型經濟的歐洲影響是巨大的。而能源價格上漲,可能抵消歐盟之前抑制通脹的努力。若民眾生活不明顯改善,他們對政府的不滿就會持續增加,這客觀上也促成了一些極右政黨的民意支持不斷走高。

德國持續的抗議浪潮已經產生了政治影響,AfD的支持率正下滑。先是在1月28日圖林根州的一次地方行政長官決選中,在第一輪領先的AfD候選人以輕微劣勢意外敗選。而在前述rlt/ntv的最新民調中,AfD支持率相較上一周下降1個百分點至19%,為去年7月以來首次跌破20%大關。與此同時,兩大主流政黨基民盟/基社盟,以及社民黨的支持率,均上升了一個百分點。

“這波前所未有的反右翼抗議浪潮恰恰表明,許多民眾正在反擊這股消極趨勢?!盚enry相信寬容、多樣性和融合的價值觀在德國有著更深更強的根基,“大多數德國人仍對外國人持開放和寬容態度,AfD的極端觀點并不一定反映德國社會大多數人的意見?!?/p>

雖然AfD一路高歌猛進的勢頭或被抗議浪潮暫時壓制,但是它崛起背后的根本原因仍待解決。在1月31日的聯邦議院一般性辯論中,總理朔爾茨和最大反對黨領袖默茨就責任一事互相指責。

在辯論中,朔爾茨再次贊揚席卷全德的反右翼抗議活動,執政聯盟和反對黨也一致譴責AfD。不過,默茨在抨擊AfD的同時,也指責朔爾茨的聯合政府不斷令選民失望,從而為極右翼勢力的蓬勃發展創造了條件。

“支持AfD的選民并非全都是右翼極端分子,”默茨說,“但他們都非常沮喪和失望?!?/p>

(應采訪者要求,文中Henry為化名)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評論

暫無評論哦,快來評價一下吧!

下載界面新聞

微信公眾號

微博

抗議浪潮為何席卷歐盟“穩定之錨”德國?

“支持AfD的選民并非全都是右翼極端分子,但他們都非常沮喪和失望?!?/p>

2024年1月21日,德國柏林,民眾在國會大廈前舉行反右翼示威。圖源:視覺中國

界面新聞記者 | 劉子象

界面新聞編輯 | 劉海川

素有歐盟“穩定之錨”之稱的德國正被一場史無前例的反右翼抗議運動主導。

德國rlt/ntv本周公布的最新調查顯示,目前德國民眾眼中的頭等大事是反右翼極端主義的全國抗議,占31%。其次是烏克蘭戰爭(27%)和中東沖突(25%)。調查時間段為1月23日- 29日。

半個多月以來,已經有數百萬人走上德國街頭,表達對右翼極端主義的反對。據德國內政部數據,僅在上周末,就有約90萬人參加。截至發稿,在社交媒體的抗議組織群組中,仍不斷有人發布和詢問自己所在城市抗議活動的時間和地點,群組管理員更是呼吁要將抗議持續到今年年底。

北京外國語大學國際關系學院教授王朔對界面新聞表示,除了社會主流民意的作用,如此大規模的反極右浪潮也離不開德國主流政黨的背后推動,他預計抗議還會持續一段時間。

德國RND新聞根據警方數據繪制的1月12日-31日期間,全德的反右翼抗議地圖。

這波抗議浪潮的導火索是一篇調查報道。1月10日,德國調查機構Corretiv披露,2023年11月25日德國和奧地利的部分激進分子在波茨坦一家酒店舉行了秘密會議,討論驅逐數百萬有移民背景的人的計劃。涉及的目標群體包括:尋求庇護者、有權居留的外國人和“未同化的德國公民”。德國選擇黨(AfD)部分重要成員,以及反對黨基民盟的部分極右成員被爆參與了會議。

這篇文章堪比原子彈,引爆了背負納粹歷史包袱的德國輿論。德國內政部長將其比作二戰時期納粹德國討論滅絕歐洲猶太人的“萬湖會議”。

“AfD的所謂計劃與我欣賞的德國開放、多元和包容的社會價值觀相悖?!?0歲的巴基斯坦裔德國人Henry對界面新聞說,但是“作為一個既親身經歷過種族主義,又觀察過德國政治格局發展的人”,他認為當前形勢既值得擔憂,也也樂觀的理由。

30年前,尚在襁褓中的Henry跟隨家人移民德國,他在這里長大、讀書,如今擁有自己的公司。令他擔憂的是,AfD這樣的極右政黨和右翼民粹主義越來越受歡迎。他感受到了近年來德國對外來移民的態度發生了變化。

默克爾執政后期的德國出現了歡迎移民的文化浪潮,這在2015年難民危機期間尤為明顯,當時德國力排眾議接納了幾百萬難民?!癢ir schaffen das!”(我們做得到)是默克爾當時的一句名言。這聽起來既像給外界信心,也像為自己打氣。

“在這一時期,許多德國人愿意堅持人道主義價值觀,愿意幫助別人,大量公民組織和協會也積極參與到難民援助和融合工作中,”Henry說,“時至今日,情況依然如此?!?/p>

但他同時并不諱言這股浪潮也為德國社會帶來了挑戰和緊張因素,它正引發一場關于移民、融合和國家認同的激烈辯論,而這為AfD這樣的右翼民粹政黨的崛起提供了機會,他們主張更嚴格的移民政策,有時還持仇外立場,由此吸引了一部分選民。

更令一部分人士擔憂的是,最近AfD開始全力支持德國農民反對補貼削減的抗議活動,引發了人們對該黨可能利用這一爆炸性局勢謀取政治利益的擔憂。

然而,AfD可以利用的政治風口又豈止這一個?有德國媒體指出,高能源價格,停滯的經濟增長,持續高水平的移民以及新移民融合失敗等問題都可能充當極右政黨生長的養料。

AfD確實也一直乘勢而上。在2023年7月以來的多個民調中,這個極右翼政黨在全德范圍內均以20%以上的支持率位居第二,高于2021年上次大選時的10.3%。而在德國東部的3個州,其支持率甚至超過30%。

去年12月,AfD首次贏得市長職位,掌管Pirna這個薩克森州東部、與捷克接壤的一個不到4萬居民的小城。時間再往前6個月,該黨還首次贏得了東部圖林根州索內貝格的區議會選舉。東部3個州將于今年9月舉行州議會選舉,外界普遍AfD將在這一大本營掌握更多政治權力。

“AfD已經在市一級層面實際執政,未來進入州議會,甚至進入聯邦政府,都有可能?!蓖跛穼缑嫘侣務f,這首先帶來的一個重要影響,是將打破二戰后維持至今的穩定的政治局面。極右勢力的崛起會極大削弱德國傳統的中左/中右的政治格局,進一步削弱共識、加劇政治碎片化。

長期以來德國一直被視為“穩定”和“秩序”的象征,“穩定之錨”若陷入動蕩,對歐洲來說也將是個壞消息。王朔指出,德國和法國是歐洲一體化的核心,也是事實上的領導者?!叭绻麡O右政黨參與更多執政,或會影響德國對歐洲一體化的態度,這也對整個歐洲的前景增加了不確定性?!?/p>

“如果歐盟不糾正其弱點,以及成員國不能成為主權國家,我們將效仿英國,就德國脫歐(Dexit)進行公投,”AfD黨魁魏德爾上月底拋出這個言論。這并不意外,2013年2月,正是幾個反對歐元的德國經濟學家創建了AfD。

雖然極右或民粹政黨在歐洲政壇仍然是禁忌,但禁忌正不斷被打破。極右翼政黨已經在德國南部的意大利率先上臺,總理梅洛尼領導的意大利兄弟黨處于政治光譜的最右端。稍早前,打著反伊斯蘭旗號的荷蘭自由黨大獲全勝,成為議會第一大黨。而法國極右翼“國民聯盟”黨領導人勒龐也正在蓄力,“2027年法國大選會不會選出一個極右總統?”

德國只是正面臨內外挑戰的歐洲層面的一個縮影。王朔表示,俄烏沖突未平,紅海危機又起,這對于外向型經濟的歐洲影響是巨大的。而能源價格上漲,可能抵消歐盟之前抑制通脹的努力。若民眾生活不明顯改善,他們對政府的不滿就會持續增加,這客觀上也促成了一些極右政黨的民意支持不斷走高。

德國持續的抗議浪潮已經產生了政治影響,AfD的支持率正下滑。先是在1月28日圖林根州的一次地方行政長官決選中,在第一輪領先的AfD候選人以輕微劣勢意外敗選。而在前述rlt/ntv的最新民調中,AfD支持率相較上一周下降1個百分點至19%,為去年7月以來首次跌破20%大關。與此同時,兩大主流政黨基民盟/基社盟,以及社民黨的支持率,均上升了一個百分點。

“這波前所未有的反右翼抗議浪潮恰恰表明,許多民眾正在反擊這股消極趨勢?!盚enry相信寬容、多樣性和融合的價值觀在德國有著更深更強的根基,“大多數德國人仍對外國人持開放和寬容態度,AfD的極端觀點并不一定反映德國社會大多數人的意見?!?/p>

雖然AfD一路高歌猛進的勢頭或被抗議浪潮暫時壓制,但是它崛起背后的根本原因仍待解決。在1月31日的聯邦議院一般性辯論中,總理朔爾茨和最大反對黨領袖默茨就責任一事互相指責。

在辯論中,朔爾茨再次贊揚席卷全德的反右翼抗議活動,執政聯盟和反對黨也一致譴責AfD。不過,默茨在抨擊AfD的同時,也指責朔爾茨的聯合政府不斷令選民失望,從而為極右翼勢力的蓬勃發展創造了條件。

“支持AfD的選民并非全都是右翼極端分子,”默茨說,“但他們都非常沮喪和失望?!?/p>

(應采訪者要求,文中Henry為化名)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国产一区二乱码区在线欧洲-亚洲综合激情另类专区-久久国产一级乱子伦精品-国产一级片精品视频